【我身边的榜样】“清华最有光荣的儿子”——施滉


新闻来源:下关一中党政办  发表时间:2022/4/6 14:54:27  作者:

1949年4月,施滉烈士的母校清华大学解放后的第一个校庆纪念日,学校在清华园图书馆门厅正面墙上修建了一块施滉纪念碑,上面镶嵌着施滉烈士的头像,镌刻着施滉烈士的简历和题词:

他是清华最有光荣的儿子,

他是清华最早的共产党员,

他为解放事业贡献了生命,

施滉的革命精神永垂不朽!


短短的四句题词,是对施滉烈士短暂而辉煌的革命一生最好的总结

施滉,云南省洱源县玉湖镇下北门村人。字动生,小名振宗,后化名同天、赵森、赵晋生、老罗、赵大、赵声等。其父施培德,原姓赵,因家庭贫困,入赘施家,靠教书度日,1905年施滉随父亲到乔后井小学读书。1913年夏小学毕业后随父到昆明,考入云南省军医学校学习。

1916年,他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于军医学校。按当时校方规定,第一名应保送到天津高等军医学校深造,但学校当局保送了一名家里有钱有势的学生,这使施滉很早就认识了“这个畸形社会的不公平,心里埋下了革命的种子。”

从“唯真”到“超桃”

1917年,施滉以云南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取清华学校(现清华大学的前身)。贫寒的家庭无法承担读书的费用,施滉只能靠半工半读来解决。他学习勤奋努力,热心公务,乐于助人,深得同学们爱戴。

1917年,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这在中国知识界引起了强烈反响。在新思潮的影响下,他开始观察、思考中国的社会问题。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施滉和许多清华学生一起投入到轰轰烈烈的爱国运动中,在6月3日游行时曾被捕。残酷的现实斗争使他进一步认识了社会的黑暗,民族的危机。


清华学生参加“五四运动”集会与游行

“五四”之后,爱国、民主思想在清华园中活跃起来。施滉认为要救我中华,必得改良社会,“现在社会(是)不良的社会,是有病的社会。我们要想为社会谋幸福,我们就要变不良的社会、有病的社会为无病的、健康的社会。”怀着救国救民、追求真理的满腔热情,施滉和冀朝鼎、徐永瑛等人“真理所在,即趋附之”,组织了“唯真学会”,施滉被推为会长。学会宗旨是“本互助和奋斗的精神,研究学术,改良社会,以求人类的真幸福。”


唯真学会会员在水木清华迤东亭前留影前排左一为徐永瑛、左四为冀朝鼎、左六为施滉

为了实现 “改良社会”的主张,唯真学会积极倡行“八不主义”,会员每人发一块铜牌,上面刻着:不抽烟、不喝酒、不嫖、不赌、不讲假话……等信条。他们接受了“劳工神圣”的新思想,实行“工学”,亲身参加体力劳动,还经常深入到到学校附近的劳动人民中去。1920年“五一”劳动节前夕,他们编印了一期刊物《劳动声》,向学校附近工农大众散发。施滉还主编过《清华周刊》上的《国情报告》专栏。


《清华周刊》

1923年,施滉、冀朝鼎、徐永煐、胡敦源、章友江、罗宗震、梅汝璈和女师大附中学生罗静宜八人,在唯真学会内部又成立了一个名叫“超桃”的秘密核心组织,“超桃”意为超过旧时代的“桃园结义”,施滉被推为“领袖”。他们强调集体主义精神,有严格的纪律。针对当时清华学生中“科学救国”、“教育救国”等思潮,提出了“政治救国”的主张。


1924年北京清华学堂 站一左四施滉

求真理  探寻改造社会的正确途径


国民党一大会场旧址

1924年1月,标志着国共第一次合作的国民党一大在广州举行,施滉、徐永煐、何永吉三人代表“唯真学会”到广州拜访孙中山先生,探寻改造社会的正确途径。孙中山热情地接见了他们,和他们谈了两个多小时,对他们说:“就政治上说,我们应当为多数人谋幸福,为真正没有幸福的人谋幸福,简单说来,就是替最下级的人民谋幸福。这层,只有现在的俄国在做,我们所最应当取法的。”鼓励他们要努力学习,以俄为师。

在广州,他们还见到了李大钊同志,受到了亲切的教导,他们对共产党开始有所认识。同年,在他们出国前夕,又去向李大钊同志请教,李大钊同志叮嘱他们要注意了解美国的社会情况,特别指出留学生应该注意一切为了祖国,要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学习对人民有用的知识。与李大钊的会见,坚定了施滉为多数人谋幸福的人生观,使他对中国的社会现状及从事革命斗争的复杂性和艰巨性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对他后来坚定地走上革命道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责任编辑:下关一中信息中心

滇ICP备13000862号-1 云教ICP备1301007 滇公网安备 53290102000481号